企业公告

耐磨板特价销售NM360 20*2000*80000 5500 NM400 20*2200*8000 6500 NM400 20*2200*10000 6500 更有大量的武钢耐磨板销售价格优惠欢迎来电:021-56692669 13917985004 彭玲 021-36070335 13701664517孙小晓

公司相册更多

企业名片

上海特舟实业有限公司
行业:钢铁
电话:021-56692669
021-36070335

传真:021-56692669

发布博文惠泽无字天书玄机图


惠泽无字天书玄机图无字天书在线阅读_免费阅读_百度


更新时间:2019-11-05  浏览次数:

  郁清风喝下最后一杯酒,才道:“二弟,这神算子为人虽放浪形骸,不拘小节,但他的才华与本领有目共睹,依他所说,恐怕你怀中的这本无字天书就是真的。”

  郭朴风点点头,道:“我也觉得卜易先生的确有过人的本领。如果这一本无字天书是真的,那我们更应当保管好,不能让其落入魔教之手。”

  郭朴风笑道:“是啊。我现在只想早点到长安城中,早点见到苦禅大师,否则真是要寝食难安了。”

  两人相视一笑,不再说话。两人都是以私利为小,以大局为重之人,此刻心灵相通,虽然江湖中人梦寐以求的奇书无字天书就在两人面前,但是谁也没有提出来要看一眼。

  吃过饭后,两人见外面的浓雾已经消散,便趁着月色继续赶路。走了两个时辰,时至午夜,月朗星稀,有子规鸟在枝头啼叫。郭朴风听得叫声凄切悲惨,不由得心中受到感染,道:“不知这子规鸟受了什么委屈,叫声竟然如此动人心魄!”

  郁清风道:“相传这子规是古代的一位皇帝死后,对当朝皇帝昏庸无能的统治感到不满,因而化成子规,夜夜啼叫,以警醒世人。它啼叫时声音悲切,啼出了鲜血,鲜血染遍了山谷,便化成了杜鹃花。”

  郭朴风叹道:“它得叫声中充满了寂寞,无奈,它的内心之中一定有难以诉说的苦痛,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寂寞与孤独。”

  郁清风道:“咱们再这样走下去,明天下午就可以到长安城啦。长安城自古便是米国最大的都市,好吃的,好玩的应有尽有,到时候大哥我免费做你的向导,带你吃个痛快,玩个痛快!”

  郭朴风道:“我长这么大还没到过热闹繁华的集市呢,真想现在就看看是什么样子。”

  黑夜之中,两人边说边走,忽闻不远处的树林中有乌鸦惊起,发出阵阵叫声,顶着清冷的月光飞向南方。

  两人同时停住了脚步,不再前行。深更半夜,本来是乌鸦熟睡的时候,是什么把他们惊醒,令它们从睡梦中仓皇而逃?

  忽而一片乌云飘过,遮住了空中的明月,月光不再挥洒下来,大地顿时陷入了黑暗。等月光再次出现时,两人前面已多了一个夜行人,白小姐最快开奖结果苦干、实干、加油干,,身穿一身黑衣,蒙头遮面,一双眼睛在黑夜中闪闪发光,显得格外明亮。

  郁清风知道此人必定来者不善,沉着冷静地道:“阁下是谁,深更半夜拦住我们的去路,不知有何见教?”

  黑衣人嗓音低沉,用一种奇怪的语调道:“既然是深更半夜而来,自然是有目的而来。为何目的而来,想必两位比我更加清楚。”

  黑衣人冷笑一声,道:“那么我自然会有办法叫你们清楚。不过你们最好还是现在马上自己搞清楚才好,不然恐怕便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。”

  黑衣人道:“因为你够有胆量。”话音刚落,他的整个人忽然一跃而起,以掌作刀,疾如闪电地攻向郁清风。

  郁清风抽出背上的短剑,迎着黑衣人的手掌,向他掌心刺去。黑衣人掌法一变,又攻向郁清风小腹。郁清风以攻为守,剑指黑衣人双眼。顷刻间,两人便交换了二十余招。

  俗话说一寸短,一寸险,黑衣人空手和郁清风的短剑相斗,在兵器上本已吃了大亏,但他的掌法精妙无比,郁清风的清风十三剑虽然集各家剑法之大成,却奈何不得黑衣人分毫。

  又斗片刻,黑衣人出掌绵绵密密,掌力所及自然而然形成了一个层防护圈,郁清风守多攻少,不敢贸然进攻。

  郁清风从很小便开始练习清风十三式,每一招每一式使出来都严密紧凑,暗含诸多繁复精妙的变化,但此刻竟然被这黑衣人以一双肉掌逼迫的施展不开手脚,是他出道以来从未有过之事。

  郭朴风见郁清风处于下风,大喝一声,道:“大哥,我来助你!”说着运力于掌,展开云龙四象掌法,击向黑衣人。

  郭朴风的云龙四象掌只练到了虎象,因而出掌时虽刚猛有余,却灵动不足。只闻掌风呼呼,他的掌风所及之处,摧花落叶,沙石乱飞,气势颇为惊人,但黑衣人却丝毫不惧,郭朴风的每一掌都能被他够从容化解。

  郁清风有了郭朴风的相助,清风十三式的精妙之处渐渐地能够发挥了出来,只见寒光闪闪,他的一柄短剑时刻不离黑衣人的周身要穴之处。但说也奇怪,黑衣人的掌法似乎遇强则强,郭朴风和郁清风以二敌一,仍然不能占到上风。

  郁清风明白,这个黑衣人的武功已步入江湖中一流高手的境地了,因而丝毫不敢大意,每一招每一式都攻中有守,攻守兼备。

  黑衣人的掌法似乎颇能应付以少打多的局面,百余招过后,黑衣人长袖飘然,招式越来越流畅,而郭朴风出掌的声势却渐渐地弱了下来,每击出一掌似乎都滞涩无比,出掌时也了有诸般顾忌;郁清风的出剑也莫名其妙地露出许多破绽,准头也和他平时出手时判若两人。

  这黑衣人的掌法竟像是温水煮青蛙一样,等到对手发现不妙时,为时已晚。两人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惧意。郭朴风的出掌滞涩,绝不是因为他的内力有所不足,而是被一种无形、无质的东西所阻碍,自己就像是身在一个巨大的磁场里一般,身不由己,力不从心。这种东西虽然看不到、摸不着,但是郭朴风能感觉的到它的存在,因而他心中才出现恐惧。

  郁清风也是一样。他身经百战,大战一天一夜的经历也有过,可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,感到无比的疲惫,无比的厌倦。他手中的剑不再是杀人的利器,而是成了他的累赘,他的每一招每一式使出来都生硬无比,不仅失去了准头,简直一点都不成章法。因而他心中的恐惧更甚。

  黑衣人双眼闪烁着光芒,此刻他的出掌已不需要多么的精妙,往往普普通通的一掌,便能产生神奇的效果,像是具有某种魔力一样,牢牢地限制住了郭朴风和郁清风的所有招式。

  再过十几招,郭朴风和郁清风两人已骑虎难下,欲罢不能,完全落入了黑衣人的控制之下,成了待宰的羊羔。黑衣人阴恻恻地道:“这是你们两个家伙自找的,需怪不得我。”他的声音像是一个字一个字地从牙缝里蹦出来的一样,令人不寒而栗。

  说完这句话,他同时拍出了左右双掌,一掌击向郭朴风,另外一掌击向郁清风。然而他击出的这两掌,竟又是另外一种变化,和他刚才的掌法完全不同。这两掌足有千斤重的力道,掌风强劲,而且伴随着虎啸龙吟之声。只要两人被击中,不死也得重伤。

  郭朴风先是一怔,随即瞳孔收缩,大声道:“这是云龙四象掌的虎象!”黑衣人冷笑道:“不错!正是云龙四象掌的虎象!”但此刻郭朴风和郁清风就像蛛网上的小虫一样,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,只能闭目待死。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,猛地听到一声暴喝,一个手拿毛笔的白衣人飞驰电掣而来,急扫黑衣人面颊;另一个白衣人手拿棋盘从天而降,急砸黑衣人的头顶。

  黑衣人如果不及时撤手自保,虽然能杀了郭朴风和郁清风,但自己肯定也会被这两个白衣人击中,危机之中他不暇多想,双掌向外一翻,便已分别攻向两个白衣人。两个白衣人哈哈一笑,各自和他对了一掌,却借着他的掌力向外飘去。

  就这样缓一缓的功夫,黑衣人刚才所建立起来的所有优势已土崩瓦解。郭朴风和郁清风见良机已到,同时向后闪开,脱离了黑衣人的控制。

上海特舟实业有限公司  电话:021-56692669  13917985004  021-36070335  13701664517   传真:021-56692669  访问数:427538次
友情链接: 特钢报价网    公司库存网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elepu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